回家

怕妈妈看到,借柱墙遮掩弯腰到门外瞥进来的死角,啪一声,又一支红双喜点燃了。某烟鬼说,红双喜里有好多香精,对人不好,可是我喜欢这种味道。指边还萦绕沐浴露留下的余香,我赤裸上半身,又回到陪伴我十几年的书房里,打开电脑,双击网络连接,打开IE,前往狐博,登陆,写现在的blog.
不知道sadji呆在松园的10楼,是否已经睡觉,但是我还没有。或许他轻松而愉快,但是我却在苦笑.这个让我无可奈何的人,今天差点把事情搞砸了。本来我和他已经计划好,坐今天早上九点的车,我再三叮嘱他不要喝多了,或者睡得太晚,但是这个家伙依然我行我素,不单喝了酒,还在今天早上7点才睡,我从8:07分开始,一直不停地call call call,打到我火气上来了,索性直接打车杀往nahafi的家,把他弄醒.他出来的时候只从房子里探出半个脑袋,但已经足够让我读懂他一脸的睡意,我当时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好叫他快点,说车快走了,当时我看时间,8:48分,肯定是来不及了。接着我联系省站的司机,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说,有车,快点来,10点有一趟.等他墨迹完毕以后,我们前往车站,被告知10点的车没票了,那一刻我频临崩溃。但是司机说,今天人多,加了一班,10:40还有一趟,我才舒了一口气。

其他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在我们小城住宿需要到公安局去备案,还有爸差点搞坏了我电脑,我想这些应该不用说了吧。妹妹妹妹,我爱你,我见到你好高兴,你又长高了。哥哥要去睡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3 − =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