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ely

终于回到屋子里了

    忙了一天,0点47分的时候终于回到屋子里了,然后开电脑,去洗了手倒了开水,登陆界面就出来了。源于对w2k管理的偏执,我坚持使用2k的登陆界面,坚持用密码,这是让不少人包括chow百思不解的习惯。但是我喜欢:)我不嫌麻烦。
     chow父亲的病似乎形势不容乐观,但是如果细心照料的话应该会很快好起来的。衷心祝福他。打电话问了黄医生的情况,然后我给她的应该是比较满意的答案了,我告诉她说:如果能帮到你,在你父亲病好之前我是不会将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家里人的,所以,当你和你家人觉得能够信赖我,信赖我爸和黄医生,那就去找我爸吧。然后我已经不想和她说下去了,因为我们吵了起来。我真不明白的就是她为什么出来社会一年多了依然那么傻b,其实我觉得我应该告诉她,她现在在求人,而不是施舍人,所以应该注意你的语气,做人是要懂得进退兼备的而不是一味地意气风发。但是我觉得这样讲的话又会刺激她,所以我忍住了,这是我最无奈的事情,一个太有主见却能不看到大局的人,这样跟她说又有什么用呢。而且如果我这样跟她说,未免显得我太傲了,可说可不说的情况下我选择了后者,跟她说完事情以后就挂机了。然后,我走出瑶池大街到对面的公车站乘179。
    今天下班以后,我过了瑶台,在民哥家里吃了饭,然后看了他的电脑,是铁通的问题。民哥又不在,说真的,他会赚钱,但是他同时败家。我觉得应该是年龄的问题。他是个有能力的人,我认为。
    栋上来了,在找房子,从我离开他开始,我就知道我在他心中是个背叛者了,或者没那么严重,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是兄弟了。或者我的想法过于小人,但是不得不提的是,曾经商量过一起做生意,如今目前只能是说说而已,因为我没有钱。我对自己说这不重要,我没有钱但是我有别的本钱,我的事业注定要从和别人的合作开始,然后以自己的独立上轨道,最后才是成功。去年我试过逃离,现在不成功但我一点也不后悔。而现在他不需要我的本钱,我也不必未此改变。
    昨晚我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两房一厅,想起已经分开的chow,一股悲哀上心头,睡不下,跑了出去在蟹山本来就稀入夜更稀的街道上转了两圈,发现不是办法,回家边听收音机里的性指教专题边睡觉了。我不敢戴mp3睡,我怕有一天我耳朵会失聪。
    记得6月23号那天,我很疯狂地开通了彩铃,买了两首歌,这对我已经是奢侈的消费了,但是如果我不那样做,也许我会难受的很。闷骚不是我的个性,却是我的表现,他娘的,我怎么了。
    就这么养着这个blog吧,谁知道以后的事,或许,我之后会忙得没时间上网,所以,现在记记。
    我很孤独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10000
    我的日记没人看我的日记没人看,所以我很得意,但是有时难免寂寞。得意,是因为我希望如此,人多口杂,我会把持不住我自己…
    Tags: 孤独
  • 27
    一个不好的消息chow说,她父亲确认为肝癌。无论如何,我还是悲哀。我今晚没有任何心情。
    Tags: chow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