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是掀翻欧美霸权的核心利器

为何中国要如此重手地抓「能耗双控」?

重拳出击的代价也是很大的,我们为何要如此不惜代价去抓这个问题?

 


 

 

作者:NE0Matrix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87021879/answer/2139146703
来源:知乎
13,045 人赞同了该回答

 

因为“电”只是表象,背后的“碳”才是真正掀翻欧美霸权的核心利器!

按照惯例,谈好这个问题,得分三部分:

第一,当年美国大中东战略背后遏制中国制造的考量,是如何透过控制能源压薄利润来彻底锁死中国人上升的可能;

第二,为了破局,我们如何顶着“经济学家”们巨大的舆论压力,巧妙地用一个政策,同一时间卸掉欧美施加在我们制造业两头的压力;

第三,中国一定要拿下的“碳”,背后真正的含义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一个简单的碳原子,可以在未来数十年掀起一场惊涛骇浪,直接瓦解欧美数百年建立的金融和货币霸权。

第三部分的推演,是整篇文章的精华,希望你们耐心读完之后给与足够的思考,但前两个部分,是构建起第三部分的坚实地基,一个人,如果不了解当年美国的中东战略和中国的供给侧改革这两部分,是无法深刻理解第三部分的。

废话不多说,入正题。

美国人当年为什么要控制中亚的阿富汗和中东的伊拉克?

他们要的是两样东西:一,阿富汗的地利;二,伊拉克的地利和资源。

阿富汗顶上去就是俄罗斯柔软的腹部,向东就是中国的新疆西藏这些偏远且在当时看来是并不安稳的省份。

而控制伊拉克,表明上看是剑指中东,但对中国来说更是直接被掐住了最关键的喉咙:原油。

美国人要奴役中国人,不需要真的挥动皮鞭来鞭打中国人为他们工作,美国只需要控制住两头:

一,彻底把控住中国商品主要出口消费市场的终端价格,让中国商品丧失议价和涨价能力;

二,牢牢掌握制造业上游的大宗商品价格,透过那些中国必须的能源和矿产的涨价,来侵蚀和抵消中国制造的利润;

中国如果想要不断的提高和发展的自己的先进生产力,那么意味着中国公司需要在研发上进行大量的投入,但是要在研发上进行大量的投入,就意味着这家公司要依靠超额利润来支撑,利润太薄的行业,在平时用于周转的资金都已经很紧张的情况下,是不敢也不可能大规模去进行研发的。

那么如何压薄中国公司的利润,透过压薄利润来彻底锁死中国人上升的可能,就是美国人在过去几十年里对华商业策略的一切核心的核心。

做外贸的人都很清楚,当时美国人的手段就是,每当谈判的时候要压低订单价格的时候,要不就多找几个中国的供应商来谈,让中国人自己窝里斗纷纷压价,压出利润最低的一个,要不就直接分而治之,一个订单分给几个生产,为那些接单的中国公司培植多个雷同但相互竞争的竞争对手互相咬,恶心得很。

如果哪个行业无法让美国人使用压迫中国生产商相互压价和窝里死咬的时候,那么第二个手段就是利用欧美这几百年建立起的对于全球资源的掌控,掀起这个行业相关的大宗商品市场炒作。

中国的商品敢涨价,那么掌握全球大宗商品定价权的各大美国交易所和动辄数万亿体量的美元投机资本,就会炒得更狠,石油、铁矿石等中国必须进口的原材料一定会涨到天上去,中国终端的售价要是涨10%,那原材料那端就敢把它炒高到20%,30%,甚至200%,300%。

由于中国企业在接单的时候往往定的是固定价格,但进入生产环节之后,原材料的价格开始涨起来,如果没有在成本端和汇率端对涨价的风险进行锁定,那么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生产得越多,亏得越多。疫情之后欧美玩的就是这一手,这些年躺在大量订单上被活活亏死的企业还少吗?

如果我们的出口定价权被外部牢牢掌握着,如果我们的这些工业生产的成本也被国外死死地拿捏着,这必然能推导出,我们能吃到多少的残渣剩饭,只取决于欧美想给我们分多少残渣剩饭。

加入WTO之后,大量的中国制造业公司的利润被压得非常之薄,在这种极薄的利润之下,我们很难去不断进行技术的迭代升级,也就很难的去追赶美国人。

追不上,就永远只能给美国人当一个出卖廉价劳动力的角色,这就是美国人给我们的定位。

面对美国人长期在终端和成本端给中国套上的枷锁,2015年,一个极其有针对性的政策开始浮现。

这个政策的核心直接就怼在欧美长期想锁死我们的两个方面:

其一,大举整合各行业的分散产能,大刀阔斧地砍掉那些中小型面对美国人毫无议价能力的企业,砍掉那些只能沦为美国人调动中国人互相压价的低质产能;

其二,利用中国自身产能周期的扩张和收缩,逐步开始对国际大宗商品市场施加属于我们自己的扩张和收缩周期。

前者针对的是美国人长期以来对于各行业的中国企业分而治之,挑起内斗的策略,直接把行业里面的公司以及产能进行整合,在重组和兼并后一个又一个巨无霸的面貌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这样,如果欧美想议价,会发现自己面对的就不再是一堆小而乱,毫无议价能力,只能互相杀价的小型企业,而是一个又一个动辄可以掀起巨浪的大块头。

在那段时间,被欧美圈养起来的中国“经济学家”整天发出所谓“国进民退”的哀嚎,因为他们的主子一下子发现自己对于终端产品的议价能力被大幅削弱了。

但对于真正行业里面的人来说,从来不存在所谓的“国进民退”,只要你有能力做到自己行业在世界范围内未来可以充当巨无霸的潜力,兼并和重组在那段时间是被默许的,但是往往这些企业是不会发声而更多是在那段时间闷声发大财的,这也导致当时社会上声音最大的反而是那些被淘汰的主体。

那些哀嚎的企业,其实应该多想想,为什么其它人能够在那段时间快速地兼并重组做大,而自己只能哀嚎。

而那段时间对于低质产能的削减,带来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用中国的产能波动周期,影响了整个世界的大宗商品周期。

欧美控制世界范围内大宗商品价格的最重要手段就是自身的货币周期,特别是美元周期的潮汐波动。

通过周期性的滥发货币和急速收缩,轻易就可以在大宗商品市场依靠十倍,百倍的杠杠,人为造出更为陡峭的波动。

我们要抵抗这种欧美滥发货币带来的波动,其一是自己拥有一个足够强大的货币,能够对抗欧美的货币周期,但我在之前的文章已经写过,人民币不是国际储备货币,在绝大部分地方无法自由兑换使用,这就决定了中国现阶段没法像美国那样直接用货币周期来影响其它国家。

但我们在实现供给侧改革之后,有一个强大的能力,那就是我们对于自身产能周期的掌控能力,一下子强大了很多。

没错,我们虽然还不能制造出一轮货币周期的波动来影响那些资源国,但是当把它们的国家财政跟来自中国的需求,也就是中国的产能挂钩起来之后,控制中国本国的产能,实质上就控制了中国需求的波动周期,也就间接控制了那些国家的经济波动周期。

供给侧,去产能,说是国内政策,其实影响的,是那些新兴资源国。

通过本国产能的缩减直接打压大宗商品的价格,从而用商品价格的传导来影响资源国的经济和货币周期。这就是最核心的秘密,这也是我经常耻笑那些张嘴闭嘴什么里根供给侧来类比的人,连政策的边都没摸到的理由。

回想起来,那段铁矿长期徘徊在200多块钱一吨,吨钢利润却能到达1500一吨以上,时不时耳边还能传来一两声“经济学家”哀嚎的时光,对于中国的制造业来说,真是最美好的时光。

当时发生在钢铁,化工等重工业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能否复制到其它行业呢,我觉得,完全可以。

在2019年年末疫情爆发以来,我们的外贸行业,其实就跟当年的钢铁行业在供给侧改革之前极度类似。

行业看似一片繁荣,无数企业接了无数订单,但是最显著的一个特征是什么呢?

不赚钱。

而且很多时候为了维持企业继续活下去,不得不为了生产而生产,生产得越多,亏得越多,铺子被迫铺得越大,负债越滚越多,哪天欧美的订单如果突然消失,那么直接就破产,留下一地鸡毛。

这时候,看得见的手,显而易见是要干预的。

很多人看见的只是限电,这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对于我来说,表面上是电,实际上是未来数十年中国在对外博弈中可能是重要的一个抓手:

 

 

这个世界上,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中国这样的制造业大国来说,最不公平的一件事是什么?

是欧美用印出来的纸,甚至都不用印,只是在电脑系统里面增加几个0,就可以拿来购买中国人辛辛苦苦耗费大量资源和劳动力生产出来的产品。

而当我们拿着他们印出来的纸,想去他们国家买他们的企业,资源,以及技术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买不了。

如果一种纸,它只能单向流动,只能欧美买我们的东西而不愿意卖他们的东西给我们,那这还叫一般等价物吗?

不,这叫废纸!擦屁股都嫌硌。

在信用货币时代,货币对于欧美来说是可以无限创造出来的,只要疯狂发行债务即可,如果我们没有一个核心的机制来约束欧美毫无廉耻的信用货币扩张,任由他们拿废纸来换我们的实物,那么就相当于民国末年去攒国民党发行的金圆券。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观点是:

中国,必须要有一样东西,来约束欧美滥发的废纸来购买我们生产制造的商品。

在我看来,限电只是短期的权宜之计,是不能一直持续下去的。

对抗欧美的滥发,最重要的东西,是我们自己要掌控一样东西,来衡量它们货币里面的“含金量”。

这样东西,在我看来,就是:碳。

 

每一件中国生产和制造出来的产品,其实背后都是对于我们中国的能源,资源和人力的消耗,最终体现出来的渠道,就是我们的碳排放。

现在中国对外贸易最大的问题就是,面对美元这些全球储备货币来购买我们商品的时候,我们还做不到一刀两断地完全拒绝。

我们的企业,只能在生产完成之后,被动地接收,然后结汇成人民币。

但是,如果我们把整个流程优化一下呢?

我重新设计了一个流程。

既然所有的中国制造商品在生产的时候都涉及到了碳排放,那么意味着,任何外国的企业想购买中国的商品,那么,它们就必须先付足够的订金,给中国的企业来购买生产所需的碳排放权。

相关的中国企业可以不用等到全部生产完成才去结汇,我们应该把当下的汇率制度稍作调整,企业收到外币之后,可以立马用收到的外币到我们的碳交易所购买碳排放权。

有了碳排放权之后,相关的出口企业,才能够有资格使用电力和各种基础设施来从事生产活动。

 

 

没有购买排放权的出口的企业,一度电都别想着动。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假设A国,这个最无耻的流氓国家,一年半的时间内印出了9万亿的M0,这些汹涌的流动性自然是会疯狂溢出到我们来购买商品的。

那么现在逻辑就成了,A国的大量进口商,要先付以A国货币为订金给中国的工厂去购买碳排放权。

但是,碳排放的交易量不是无限的,而是总量接近恒定的。

随着大量拿到A国订单的工厂拿A国的绿纸去碳交易所购买碳排放权,那么每个单位的碳交易标的,在以A国的绿纸为计价单位的时候,就会不断地飙升。

可能一开始一百张绿纸能买一个单位的碳交易标的,随着绿纸的大量涌入,后期会变成一千,一万,甚至一亿的绿纸才能购买一个单位的交易标的。

只要A国敢无节制地印钱,那么A国货币在我们的碳交易所,就会变成一张废纸

同等量的A国货币,能买到的排放就会越来越少,敢接A国订单的企业,也就越来越少,最终A国将坐拥一堆废纸而一个镚都买不到。

另外,如果恒定的碳排放量都被A国的绿纸买了大部分,那么此时如果O国或者J国,为了能继续从中国购买东西,也将不得不付出更多的蓝纸,黄纸去跟A国来抢夺少量剩余的碳排放权。

它们当年用市场准入来挑动我们内斗和分而治之,我们今天就可以用恒定的碳排放权来挑动和约束它们滥发废纸。

我们实际上根本不需要通过所谓的国际汇率市场即可将A国的货币滥发程度体现在我们自己掌握的交易标的中。

从这个角度看,人民币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只是一个阻碍了我们看清很多东西的心魔,因为人民币早就国际化了。

这个世界上,最硬的硬通货,难道不是各种商品?

中国的商品早就铺满了整个世界,那些商品,就是实体化的人民币。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要将商品背后的对环境和资源的消耗,体现在一个被我们牢牢掌握住的固定标的中。

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根本不需要国际化,相反,各国的货币,需要到中国的碳交易所,来实现自己的“碳”化和人民币计价化。

我们实现这一切之后,将用“碳”这个基础的原子,来调节我国的工业生产能力,从而对世界范围内那些滥发货币的流氓国家实现强有力的约束。

碳排放,将织起一张资源节约型和对地球友好型文明对欧美那种无节制消耗地球资源的癌症文

如果它们不懂得约束对资源的消耗和控制自己无穷无尽的贪欲,那么这张网,就会在不远的将来,将它们紧紧勒死。

发布于 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