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start——06年7月游之三

        4点半的时候我们开始挤火车。
        从进站口进去,我开始寻找某个有票的人,让我们以送他/她为由,帮他/她将行李送上火车,然后从别的车厢溜之大吉。见到一个妇女了,估计是回家的,大包小包带了两肩膀。
        我说:“大姐,我们没票,带我们进去吧”
        她说:“我怎么带得了你们。你要要是没办法,就跟在我后面,能进就好,不能我也没办法”
        我要的就是这句,于是在她后面随人群挪进检票口。从在旁站岗的乘警身边经过。我是故意挑着从乘警身边过的,最危险的地方,其实是最安全的。
        忽然某声音叫住我“你,站住”
        我心中一惊,侧头一瞥,果然是身着制服的乘警。
        坏事了。

        “我是送人的”“送谁?”“朋友”
        “我是去搭车的,有什么事”“票呢?”“怎么,上车补票不可以吗?!真是的”
        刹那间我心头涌上了一堆自问自答,根据刚才情况看来,我并没有惹人注目,一身简便的行李,至少不让人一看就是出远门的,说是送朋友,倒也说得过去,出门在外,背个小背包,在广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尤其学生更喜如此。那么照情况看来,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了?

        我决定见机行事,乘警叫了,你总不能撒腿就跑吧,抓住了,大不了补票(问题关键:我也不知道那里来的钱补票钱,所以决定如果抓住了出去逛一圈再混进来,或许能躲过去),而且未必会是查票的事情,我记得,除了检站口,要查票的,也只能在车上了。而撒腿跑的行为,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径。100%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乘警乘警盯着我和X,说:“过来”
        我很配合地过去,不亢不卑地用广州话问“咩事?(什么事)”
        他说:“身份证,拿出来”
        我说“点解坐火车都要查哩D?痴线(为什么赶火车要查身份证?奇怪)”
        乘警说“现在有通缉犯”
        我马上在心里大声地说:“放你娘的狗屁,老子TMD要是个通缉犯,还不远远躲着你,还会大摇大摆从你身边经过”
        于是我微笑着说“哦,是这样啊,好的没问题,应该的”,边说边掏出钱夹,找那张造工低劣的第一代身份证。
        旁边的X暗暗拉拉我,说“我没,我的正在搞第二代中,还没出来”
        我暗自又恼又好笑,出远门,怎么能不带身份证的
        没事的,我说,我将身份证递给了乘警,乘警看不到五秒钟就回递了。大概是我这辈子和吃大茶饭没什么缘分,又或者乘警干脆是在应付公差而已。假设其他民政部门有这样的办事效率,估计咱国家早就快走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了。正歌颂中,乘警问X“你的呢?”我赶紧解释。乘警听我语言,望望我俩,手一辉,放人。
        虚惊一场后,之前带我们的妇女已不知所踪,我和X只好凭站台票进去站台。

        K81远远地赖在我视觉尽处,红色的车厢,圆圆的顶。人们匆匆忙忙从这边跑到那边,又从那边跑到这边,扁担,纤维袋,高跟鞋、西装与汗水缠在了一起。
        上车的前一刻,我独自嘟喃一声“crazy days beg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42 =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