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的第一篇日记

年廿几时,chow将属于我的一箱子东西不远千里从广州送回来给我。原因是她也辞职了,不再呆在原先的地方,原来的房子不租了,要换地方住。箱子里面是我的MCSE证书,半箱的CD,一个袋子。至此,我再也没有任何东西留在她那里了,这也算是一种了断吧。我是这么想的,我觉得她也是这么想的。她到蓝点的时候是早上,我奇怪早上蓝点的人怎么会给我打电话,接了以后是小虫的声音,他说有个靓女在楼下等你,我还在睡觉,睡眼惺忪中我武断地认为小虫在搞恶作剧,不满地对他嘟喃一声“SB”,挂掉了以后继续睡觉。就此,我错过与chow可能是最后一次的见面机会。我直到今天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她再不会与我有任何瓜葛,我不能再去干扰她的人生了……一个女人到了24岁,就真的想稳定下来了,考虑组织家庭结婚生子的事情;而我24岁,根本就不可能安稳下来。何必害人呢,何必。

新年快乐,再见。

推荐阅读  又一年情人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