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梁小丽

P.S:还有两个小时,我的短假就要结束,重新回到我不愿意去的地方.这两三天过得很紧凑.

    回到家的第一天,我陪妈妈去买菜,然后照了第二代身份证的相片。回来的时候路过中医院,我说:妈,我的同学,就是上次我去吊针的时候她特地来照料我的那个初中同学啊,她就在中医院里做药剂师。我想顺便去和她打个招呼,我进去一下,如果她在我和她聊一会,你就先回去;如果不在,我就接着和你回去,你等我一下。妈说好。于是我进了医院。
    又是熟悉的西药房。记得半年前,我就和她在一个午夜,在西药房旁的骨科门诊外长椅上坐着聊天。这次的会面又将是怎么样呢?
    她不在药剂房,至少我没看见她。我问她的同事:你好,请问小丽今天上班吗?
    我的话是对着她一个同事讲的,但是药剂房所有其余的人都抬头望我。我很不好意思,笑着将话重复了一遍。她的同事打量我半天,问:“你是谁,找她什么事?”我说:“我是她同学,想找一下她。”
    几乎是半分钟后,她的同事用眼光盯完我,然后说:“你以后不要找梁小丽这个人了,她不在了。”
    转工作了?我想,问:“不会吧,她不是一直在这里工作的吗?”
    “你到底是谁?”
    “我是她的初中同学,刚从外地回来,想找一下她,请问她在吗?”
    “哦,你是刚回来的吧”她的同事声音很低沉”梁小丽不在人世了。这个月9号的事。”
    我咣如听见一声晴天霹雳,第一次体会到世界在旋转的感觉。扯头发,2月14,徐福记的朱古力,骨科外的长椅,挑染的金发…….刹那间全部涌上心头……………………
    我在领药窗前,站了很久,我忘了我妈妈在医院门口等我,我忘了我自己的失措.
    也许她的同事能体会我的心情,她没有赶走我的意思,补充说”也许你不知道她结婚的事吧”
    ——”她结婚了吗?”
    ——”她这个月4号结婚,9号那天不行了。白血病……”
    这时是2006年11月11上午11点,我忘记我是怎么离开的。
    梁小丽,被我扯过头发和我打过架的初中同学,你在天堂好吗?谢谢你陪我度过今年美好的情人节,虽然你不是我的谁谁,但是我们之间有一份挺好的情谊,那是我们纯洁而长久的友情。你的丈夫,一定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你是幸福的。走的时候,你还记得我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好朋友、老同学。对不起,我没能早两天回来,如果我知道,我一定回早些时间回来。
    在我梦中,希望能见到你告诉我,你在那边很好。

推荐阅读  无言的Chris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