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个天

昨晚,在杨维策同学的二楼,寡人和陈聪同学还有张小菊同学小聚一番。啤酒花生米饮料和麦枣成了我们笑谈的铺垫。

杨维策同学说,虽然我们几个是同班同学,但相比于亲爱的身怀六甲的陈聪同学,我们现在都成了小孩子了。陈聪同学马上告诉我们他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奉子成婚的苦恼。朕接口说丫的,有几个富翁晒自己有钱?自己偷乐就好,崩来和咱诉苦,咱心理已经很不平衡了。至于张小菊同学,则相对比较钟情于窝在电脑前上网。

散了以后我开车送张小菊同学回家,在西溪河边停了下来和她说了会话。她说现在的人都很难相信啊。我说你是正确的,脸上挂着微笑的,未必在心里就笑了,所以,我们还是回家洗洗睡吧。她表示同意。于是我就踩响那辆破益豪,等她跨上来。

推荐阅读  心疼肝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