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三炷爱情插进光孝寺的香鼎中

2009年2月14日,情人节又到了,又是一个西方的节日,从13日开始,红的粉的白的玫瑰充斥着这个城市以及我的眼球的每一个角落,虽然甚至有着不合适宜的黄玫瑰的影子,但始终改变不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浪漫气息。玫瑰、晚餐以及美酒,我都不觉得俗套,我们更应该持有的态度似乎是——不在乎在这天有什么,不在乎这天过得怎么样,你最在乎的,是她/他在你的身边,陪着你度过这个特殊的日子。

我已不怎么记得之前的26个情人节是怎么度过了,只有从06年初我开始写博客以后,这个节日才被记录了三年。

06年,我和一个初中时候的女同学梁小丽一起过,她现在已经走了,我脑海里只有友情与怀念,愿她现在在天国里为我祝福:《我的伪情人节》 ,和Sadji犹如一双孤魂野鬼游荡在环市中路的城市森林中,便有了七夕那篇《无病呻吟一句》,07年,混乱无序、思绪纷飞,只很简单记了几句话:《又一年》 ,08年我没有写。
三年转眼飞花烟逝,我又活到了09年的情人节。据说9代表的是天长地久,所以2009年的情人节与你度过的女生,会与你天长地久,永不分离。我很喜欢这种说法,喜欢这种祝福,喜欢这种调调。千千静听里正在播放着小柯的歌词,从陈奕迅的声音中飘出来
愿意 用一支黑色的签笔
画一出沉默舞台剧
灯光再亮 也抱住你
愿意 在角落唱沙哑的歌
再大声也都是给你
请用心听 不要说话

我的爱情在让世人永世深刻的08年中粉色的四月觉醒后登场,和白色的一月、黑色的五月和红色的八月一起,在若干年后的某日一起刻入我的墓碑。
08年的2月14日那天晚上,我在搜狐的博客里写了博,当时的我尚未完全脱离单身,高恋在长江回旋激荡360°的地方若隐若现,我憧憬但是迷惘,渴望而自卑。

我想起光孝寺卧佛殿的楹联:

似睡非睡色是空空是色
真醒假醒天连水水连天

似睡非睡色是空空是色,正是如此。佛曰五百年前的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身而过,我与她的邂逅在千百年前早已注定,在今世得以演绎,沉睡的非沉睡的,既是空,亦是色;真醒假醒天连水水连天,又何尝不是道理。

珍惜眼前人,愿大家的这个情人节过得…………没有遗憾。

后记(2009年2月14日的关键词):10点半;光孝寺;KFC;广州购书中心;色眼识人;前门不开;天娱五楼;一元一支和25元一束;高恋!

推荐阅读  人丑就要多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