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onversation

28l 2007-08-09 04:25:48
呵,,,你是说XXX(某个组)和红袖的勾通吗?

28l 2007-08-09 04:57:21

XXXX以前不是常常跟孙鹏通电话吗???你也可以常常跟孙鹏通话啊,大家的意见,用书面的形式挺好,毕竟对于红袖而言,这些都只是建议,真正决策时,还是那几个红袖当家在做主,所以把问题文字上过一遍,大概就算对得起红袖了~~~没有利益因素,在一个自由的经济空间里,是很难调动自然人积极性的,有的是一种叫“责任”的东西,占个茅坑拉个屎,人在智囊团,不说两句话终归是不好,所以也不要担心大家会荒了那块地,但想肥沃起来挺玄——所以XX(我)兄弟放平心态,大概权衡一下双边的交流就行了,别太事业了,会累心的。

祝一切好!!!

宇哥哥 08:48:01
281兄这句话说得很对:
没有利益因素,在一个自由的经济空间里,是很难调动自然人积极性的,有的是一种叫“责任”的东西,占个茅坑拉个屎,人在智囊团,不说两句话终归是不好,所以也不要担心大家会荒了那块地,但想肥沃起来挺玄

宇哥哥 09:02:32
我曾经很直白地和 XH 说,没有利益给我,叫我带的人,我很难高效地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他居然跟我说:“现在说什么都好,就是不能说钱。红袖根本不想,也没能力用钱来维系他们。”我心想我的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钱是他妈的调动别人为你做事的东西,难道文学的世界总是刚好和这个世界相反的,纯洁得这么一塌糊涂吗!都他妈的8年了,还没做好付工资的准备,是在太强悍了。我只能说我无言了。

所以,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实质上孙鹏们是利用文学爱好者对文学的热情,通过红袖这个文学网站,瞒天过海地来获得他们文学网站的商业利益。难道不是吗,免费的编辑,免费的事业部工作人员,收费的vip,获利的弹出式广告…等等等等,诸如此类。可叹的是,居然有无数人前赴后继,而且肝脑涂地。

我这么说不是说我马上就要反出红袖去。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既然来了,就有一种东西,叫做责任。只是啊,人如果看到太多的东西,思绪就很难单纯了。人们说疯子容易看到鬼,也许就是这个道理。他们不是看到鬼,而是想得太多,脑袋一时被冲击晕了而已。

推荐阅读  半月美酒加咖啡,黑眼圈的世界杯.